亚丝娜桐人h本全彩里番 亚丝娜本子C28

起来,他不管现在的药量是不是有些超标了又为自己加了一只针剂。才浑浑噩噩的睡过去。不知道多久他仿佛听见有人在叫他,迷迷糊

糊的坐起来想去开门,不想却被自己的脚绊倒,未鼓的小腹,重重的压在地板上··

含月趴在地上脸色惨白,额头上冷汗涔涔。半张半合的口中不停喘息著。痛,痛得几乎发不出声音,怎麽会这麽痛,怎麽可以这麽痛

全身上下仿佛如同万根密密麻麻的针刺在扎一样,腹中的剧痛似乎顺著血液传递到他的每根神经直至颅腔,只觉得阵阵晕眩,眼前明

晃晃的一片,意识渐渐模糊了起来。“啊·哦··嗯··啊笑··啊笑”不知过了多久慢慢缩起身子的含月嘴里才发出无助的

低低的呻吟声。

仿佛感觉到似的,遣走工人安装到一半的含笑突然觉的含月是不是该醒了。放下手中的工作走向楼上。。

含笑看见的就是含月抱着肚子倒在地上痛苦的呻吟,身下殷红一片,而且最让含笑紧张的是,含月的心脏出现了异常情况。虽然没有血

压计也心动仪,但明显的憋气症状和杂乱虚弱的脉搏,都非常明显的表明了,含月的心脏没在正常工作。含笑一把把含月抱回床上。出

去的时候给他加了安眠药,药效刚刚才发挥。含月人晕沈沈的,也正是因为如此,没了平时的隐忍,声声的呻吟都透著凄苦。还不时的

叫着妈妈,哥哥。

“二哥,二哥。你怎么了?”含笑紧紧的握着他的手叫。除了那一次含笑从没见过这样的二哥,记忆力的他总是温暖的笑着。

“·疼··疼··”含月微微睁开眼睛。抓着含笑的手按在自己的肚子上。

“那里?是不是胃又疼了?”含笑以为是他的胃病犯了,赶紧帮他按摩。

“是肚··子,肚子·疼。”含月昏昏沉沉的紧咬着牙断断续续的说。

“啊!·好疼·”突然含月进抱着肚子缩成一团,露出身下洁白的床单上一片殷红。含笑的脸瞬间惨白。虽然知道二哥是男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