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一14zozo 24hours

清光把从马大人处得来的银两交给了南归让他去安置那些被掳来的孩子。威武派镖局的兄弟护送有亲眷的孩子返乡而那些沿路捡来的小叫花子便都被南归安置在了丽颜坊内并从大杂院请了两位大婶代为照顾他们。至于大尾巴蛆被南归安排在城郊的粪厂里专门制作施肥用的粪饼也算是物尽其用。

大尾巴蛆见后台马大人跑了哪里还敢执拗乖乖扛着铲子去了粪厂。总比留在胡同里天天被殴打强。光凭掳孩子这一档子事胡同里的英雄好汉们就能把他揍得半死不活。他本以为跟着马大人是吃香喝辣从粪坑里跃上龙门。殊不知烂泥扶不上墙更何况是一条蛆。

这桩案子至此算是了了只是雁落心里仍感到忿忿不平怎么能那么便宜了马大人放他走他指不定还要祸害多少孩子呢!

雁落把对马大力的愤怒之情迁移到了清光身上她觉得是清光胆小怕事只顾着所谓前程才会对马大人屈服。这一次南归到没有沉默不语而是开口替清光说了几句好话:这也怪不得他若是真的把马大人拿下一来他官职比清光高即使是归隐田园其势力也不容小视。清光初入官场没有什么根基虽和丞相交好但那种交情单薄的很若是共荣还好遇到这等事恐怕丞相不会为了区区一个清光和王爷闹别扭。二来咱们虽然拿到了小册子但作为证据恐怕还欠缺了些。如果马大人一口咬定这些孩子们是收养的他财大气粗收买那些孩子的父母也是有可能的。到最后他倒打一耙恐怕清光这条小命都难保。

听了南归的解释雁落仍十分郁闷不过正如南归所说清光只是做了损失最小的选择而已。南归见雁落皱着眉头嘴巴翘得能挂上一斤香油便伸手捋了捋她的头发轻轻叹了一口气说道:清光这个名字总能让你牵肠挂肚无论是喜爱还是憎恨。

雁落傻乎乎地望着南归正在她思考如何回话之际南归又说道:雁落你难道没想过我会吃醋或是嫉妒吗?

不待雁落有所反应南归便吻上了她的唇热烈地、强势的吻着像是要吸走雁落的灵魂一般。他总是喜欢用出其不意的方式证明自己对雁落的所有权而每每当南归化身为狼雁落非但不觉讨厌反而有几丝莫名其妙的欣喜。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