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窑水怪

  正值炎夏,烈日高挂,小杰克和苏小晨这“探险二人组”被晒得唇焦舌燥。最让小杰克受不了的是,苏小晨居然背了一个大包:什么小空调机呀,帐篷呀,点心呀,饮料呀……一应俱全——这个包当然是压在了小杰克身上。“我说……小晨呀……是看水怪还是旅游呀……”小杰克喘着气断断续续地说。“看水怪也要讲享受嘛!”苏小晨拎着小杰克的小袋子蹦蹦跳跳快活得很。

  小杰克没辙了,一屁股坐在了半道上。他们本来可以走一条平坦的大道,可是小杰克性子急,挑了翻山越岭的小道。走了半天,上林湖连影都看不到,山下风景倒是不错,一片片稻田像方方正正的绿色糕点,远处的小山看起来像精致的盆景。“你不听劝非要走这么难走的路,害我吃苦!”苏小晨振振有词。“啊,我帮你背了这个大包你还说我……”小杰克气得差点背过气去。“我也背了你的包呀!”苏小晨得理不饶人。“好好好,你把我包里的东西也塞这个大包里,也不差这么点了!”小杰克大方地说。苏小晨没好气地把东西胡乱一塞。“你当心,我包里有一瓶麻醉药,可以用来对付水怪的,那可是我从博士那里好不容易讨来的呢!”小杰克提醒苏小晨。

  继续前行,踏上山顶,清风自来,目力所及,一片碧绿的湖水在阳光下闪闪发亮。小杰克和苏小晨顿时疲劳全消,大叫着冲下山去。正要用清澈的湖水洗把脸,突然蹿出一个大汉,一手拎一个,把他们捉离湖边。

  “不能靠近此湖,请回!”对方不愿多嘴,作了个手势,示意他们离开。

  苏小晨气得嘴巴嘟起老高,可是一看此人满脸横肉,不好惹,只得噤声,慢慢往回走。小杰克乐得哈哈大笑。

  “你傻子呀,眼看这么好的水也不能洗把脸,还笑?”苏小晨说。

  “你才傻!为什么不能靠近这个湖?你想想!”小杰克笑眯眯地说。

  “你是说……”苏小晨恍然大悟。

  “对呀,湖里一定真有水怪,怕我们遇上危险!”小杰克觉得不虚此行。

  “就算有水怪也不能靠近,还不是白来?”苏小晨给他一个白眼。

  小杰克发现和女孩子吵嘴是必输的,每次都是她有理。

  “我们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再想想办法!”小杰克有点气馁。他们来到上林湖大堤上,坐了下来。女孩子就是爱吃,一看有饮料买就捧回一大堆,每人喝了一瓶后,多余的又塞进了大包里。小杰克刚想发牢骚,就听苏小晨一声尖叫。

  “这里是越窑遗址呀!”苏小晨对准一块石碑不停拍照。

  “不要大惊小怪好不好,我还以为你看到水怪了呢!”小杰克一边看石碑一边念道,“浙江宁波慈溪的上林湖是我国越窑青瓷发祥地和著名产地之一。上林湖一带烧制青瓷的历史悠久,可溯至东汉晚期,经两晋、隋唐直至北宋,有千余年之久,从未间断。”

  “想不到这地方这么有名!”苏小晨感叹。小杰克的眼睛却盯上了湖边的一只小船。“跟我来,我有办法了!”两人向小船跑去。大热天的,正好四处没人,小杰克与苏小晨上了船。两人拼命划水,船却只在原地打转。过了好一会儿才掌握了方法,小船向“禁止游客出入处”前进。船在湖水中晃呀晃的,吓得苏小晨捂着嘴巴惊叫。 “不要怕,如果水怪来了,我有博士的药水呢,洒上去它就晕了。”小杰克安慰苏小晨。

  他们在一隐蔽处上了岸。小杰克拿出望远镜看呀看,湖面上十分安静,别说水怪,连鱼都没有一条。

  “我们先搭好帐篷,休息一下吧!”苏小晨在三棵杨梅树下选了一片地方。

  小杰克把大包往地上一扔,拿出帐篷搭了起来。突然,一股怪味传来,小杰克嗅了嗅,觉得很累,很想睡觉。

  迷迷糊糊中,小杰克看到一个古装男子走在小路上。男子边走边高兴地唱:“钱倜聘我制宝瓷,四年采泥为龙床,三年思忖为造型,终于完成心情畅!”这时对面一人匆匆跑过来:“陈大哥不好了,不好了,玉龙床的横档被偷走了!”被叫做陈大哥的男子愣了半晌,回过神来说:“不要紧,我家里还有一些好泥,你和我一起去取来,再烧一根也来得及!”于是两人匆匆上路。

  小杰克心里纳闷:我也没坐时光机,难道自动来到了几千年前的越窑?这事得搞个明白。于是他加快脚步也跟了上去。两名男子一路狂奔,来到陈家村,只见陈大哥的老家衰草丛生。推门而入,他的妻子掩面而泣。原来陈大哥制玉龙床的十年期间,双亲死于战乱,亲子得病夭折,妻子因终日劳累哭泣,双目致残。

  陈大哥百感交集:竭尽心力制成玉龙床,换来家破人亡。他念及亲人,涕泪交流。悲痛的陈大哥赶回越窑,奋力砸床,玉龙床破碎如残瓦。

  跟在后头的小杰克看得心里发酸,立在湖边感慨万千。这时湖面上突然出现一只大船,船上装着一根瓷做的玉龙床横档,那个与陈大哥一起取瓷泥的男子在船上与一黑衣人耳语。“这玉龙床可是皇帝用的,有冬暖夏凉的功效,现在他竟然给砸了,真是可惜,还好有这个横档,运出去一定值大钱……”正说着,湖面突现怪风,波涛翻涌,一个黑影从水底钻出,高高耸立,“啪”地朝船砸去。

  “水怪,真的有水怪!”小杰克忙找博士的药水,心越急越找不到,眼看那个黑影缓缓没入湖中,船在漩涡里打了几个转,也沉了下去。

  “博士、博士,我是小杰克,我发现了水怪,能不能把你的潜水艇借我用用?”小杰克兴奋地打电话给博士。

  “什么水怪?报纸上说了,是成群的小蝌蚪!我正睡觉呢!”博士啪一下挂了电话。

  小杰克心里那个急呀,只好急匆匆跑去找人帮忙,从山道走了不到半里路,对面来了一支古代军队。

  带队的看到小杰克,喝令道:“小娃,你知道陈家越窑在哪里吗?”

  “你们去陈家越窑干什么?山路很难走的!”小杰克说。

  “没办法呀,王后要的玉龙床本来昨天就要运到的,可是现在也没个影,王后如果发怒,我们就人头不保了!”带队的说。

  小杰克心里一惊,这么说来,整个陈家村可能要被杀头了?这倒要想个办法。

  “那就麻烦了!我刚才亲眼看到运玉龙床的船被水怪拖下湖里去了!”小杰克故意把一根横档说成一张玉龙床。

  “小娃儿不要乱说话,好好的上林湖,怎么会有水怪?”带队的脸色一变。

  “我亲眼所见,不信可以潜水下去找嘛!”小杰克高声说。

  “我们快点过去看看。张三,你水性最好,你下湖查看。”带队的下了命令。

  张三潜下水去,半天没上来。小杰克正担心他会不会被水怪吃了,这时湖里一股水泡翻了上来,张三爬上岸来。

  “冷死我了,冻死我了!”嘴唇发紫的张三哆嗦着说。大热天冻成这个模样,一行人惊得直吐舌头。

  张三喝了口酒,缓过气来,开口说:“我真看到一只船沉在下面,里面还有一根横档,船边还有一个很深的洞穴,我潜下去不到一会儿,全身就冻僵了,浑身慢慢失去了知觉,还好有一条三尺长的梭子鱼咬了我一口,我才猛然惊醒,强打精神,拼命游了上来。”

  “啊,这可如何是好,玉龙床拿不到,万一王后不相信我们的话怎么办?”一个小兵说。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冷战。

  “这个小娃儿穿着这么古怪,要不把他带回去,一来可以作证,二来也可以把事情推到他身上!”有个尖嘴猴腮的家伙出主意。小杰克苦笑着说:“也好,我跟你们走一趟,一起想想办法吧!”

  士兵们把小杰克带上了一只船,向上游驶去,湖里的鱼儿惊得四处跳跃、逃散。小杰克看到一群一米多长的鱼飞快地向湖中游去。“快看,快看,大鱼怪!”小杰克惊叫起来。士兵们哈哈大笑。带队的说:“这种鱼最常见了!因为水深渔网捞不到,所以湖中很多鱼年龄超过百岁。据说有人看到一条鲶鱼比两个人都长,能一口吞下一只落水的小羊!”

  “啊!”小杰克惊奇。

  “据说去年有人捕到一条鱼,鱼头长3米,身长等于头长加尾长,尾长等于头长加身长的一半。”

  小杰克算了算,不得了,真够吓人的。

  (■1.小读者,你知道这条鱼有多长吗?)

  正说着,大家都闭了嘴。有人悄悄告诉小杰克,前面那只大船中坐的就是王后。

  层层通报后,小杰克与队长上了大船。

  “就是你这小娃子说玉龙床被水怪抢走了?”船舱里纱帐后面一个声音说。

  “是,我亲眼所见。”小杰克说。

  “我让张三潜下水去,确实发现了一个深渊……”队长说。

  “那还不下去捞?”

  “水太深,太冷了,下不去。”小杰克说。

  “下不去就再做一张!”

  “再做一张?十年才做成一张玉龙床呀,不要为难老百姓了!”小杰克气道。

  “你这娃子,胆子倒挺大,不怕我杀了你?”王后严厉地说。

  “我是国家的栋梁之材,你杀了我是国家的损失!”小杰克实在生气了,陈家为了做玉龙床搞得家破人亡,她却随口一句再做一张。

  “哦,你这么有才,我就考考你。你答对了还好,答错了,我要杀你的头。”

  “你说吧!”小杰克视死如归。“这是上林湖,就以湖为题吧。你说说这湖有多少桶水。”王后问了个难题。小杰克哈哈一笑:“要看你的桶有多大,如果和湖一样大,就是一桶,如果只有湖一半大,就是两桶……”队长为小杰克捏了一把冷汗,但却听纱帐后面哈哈大笑:“答得妙,答得好!再来一题。这湖里有多少条鱼,你用什么方法数?”小杰克灵机一动:“借你的手下一用!命他们从湖的10个不同地方各抓100条鱼,做上防水记号,然后放回湖中。三天后再从10个不同的地方各抓100条鱼,如果有记号的有2条,说明总数是记号鱼的500倍,也就是1000的500倍,那就是500000条,以此类推即可。”

  (■2.如果第二天捉了200条鱼,有5条是有记号的,请问聪明的小读者,你能算出湖里大约有多少条鱼吗?)

  王后哈哈大笑:“真是个聪明的孩子,既然如此,你想个办法把玉龙床捞上来。”

  “倒也有方法可以试一试。”小杰克说。

  “什么方法?”

  “我看水怪也是要吃东西的,我们捉几只鹅呀鸭呀,在它们脚上绑上鱼钩,水怪一吃就上钩了,捉住水怪,玉龙床就可以捞上来了。”小杰克完全是胡扯。

  “那这个鱼钩得多大?”队长忍不住插嘴。

  “当然要去定做,我画个样子,你让铁匠制造。”小杰克在纸上画了个大钩子忽悠人。

  “快让人去办!”王后下令。

  这本来是缓兵之计,没想到不到一个时辰,三个大铁钩就放在了小杰克面前,他只好装模作样准备钓水怪。

  一切准备就绪,队长、小杰克一行人来到沉船处。大家坐上小船漂在湖中间,每人拎着一支鱼竿等水怪上钩。夜幕降临,岸边的萤火虫热闹起来,三五成群地飞来飞去。一船人都陶醉在这如梦般的风景里了。忽然,水面翻起巨大的波浪,水怪咬钩了。

  大家一起帮忙去拉鱼竿。“不要拉,先放绳子!”队长说。“为什么?”众人不解。“水怪力气很大,你这边一拉,它一扯,绳子就断了,要慢慢消磨它的力气。”队长盯着水面说。从绳子可以猜测出水怪正飞速向前游,过了一会儿,绳子松弛下来了。

  “它慢下来了!再拉,不能让它休息。”队长下令。大家忙拉绳子,水怪被鱼钩扎得生疼,又向前猛蹿,连船都被拉动了。大家在队长的指挥下再放绳子。就这样,水怪不挣扎时大家拉绳子,水怪发狂时就放绳子,几个时辰下来,大家累得浑身是汗,水怪的力气也慢慢小了。绳子被大家慢慢地拉了上来。水怪的真面目渐渐浮出水面 ——原来是一条2米多的大青鱼!

  小杰克原以为会是恐龙什么的东西,看到是鱼,大失所望。再细看这鱼:眼珠有鸡蛋那么大,一片鳞有手掌那么宽。嘴上被大铁钩扎出了血,血水混在湖水中像一缕红烟慢慢消散。

  “青鱼呀青鱼,不要怪我,你一个受罪,上林湖全村安宁。”队长对着青鱼念叨。话音刚落,青鱼猛地向下沉去。

  大家没防备,船一下子被拉翻了。好在大家都会游泳,而且又是夏天,慌了一阵后就把头浮出了水面。“啊,快看,快看!”队长脸色惨白地指着前方。只见水面如滚水沸腾一般,青鱼尾下头上在挣扎,一片血水染红了大片湖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咬它的尾。青鱼尾上剧痛,用尽全力狂蹿出水面。大家傻眼了,青鱼的尾巴上拖着一条蛇一样的水桶粗的东西。

  “是黄鳝,这里就是老人们说的经常出现大黄鳝的黄鳝山!”队长说。

  那条黄鳝看来也是猝不及防才被拖出水面的,它不但不害怕,反而快速旋转起来,连锁反应,青鱼、绳子、小船都跟着旋转起来。一阵阵汹涌的波涛让大家喝了好几口血水。等大家回过神来,湖面上只剩小船与一个鱼头了,看来大黄鳝把青鱼的身子全吃了。

  大家惊魂未定,吓得不敢言语。突然有人尖叫一声:“血水会引来更多黄鳝!”可是已经晚了,小杰克的面前甩过一条大尾巴,猛一下打在他的头上……

  “醒醒!快醒醒!”苏小晨用一根树枝猛打小杰克的头。“大鱼、黄鳝!”小杰克跳起来说。“是呀,这里就是上林湖的黄鳝山!你还好意思说呢,自己把博士的药水倒翻了,没晕到水怪,倒把自己熏晕了三个小时!”苏小晨说。“怎么没把你也熏晕了呢?”小杰克不好意思地说。

  “大明星周大伦在这里拍戏呢!我之前去找他要签名了,回来一看瓶子破了,你晕倒在地,我估计是药水散开的缘故吧,也是我运气好……”苏小晨叽叽喳喳地说个没完。

  “还好还好,原来是一场梦!”小杰克拍着胸口说。

  这时湖面上突然蹿起一条水桶粗的大黄鳝,向一条小船扑去!“我的妈呀,快逃命!”小杰克拉起苏小晨就跑。苏小晨猛一甩他的手:“在拍戏呢,怕什么,真是的!”

  只见林中一个胡子头发分不清的导演大喊一声:“CUT!《越窑水怪》第二场完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