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狐斗

  天色刚蒙蒙亮,猎户陈七就扛着枪上了山。

  走到半山腰,他忽然听见前面树林里有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赶紧伏下身,偷眼往林子里望去,只见远远有一团火焰般的东西在跳跃。陈七瞪大了眼睛,差点儿叫出声来,这不是红狐吗?

  陈七端起猎枪,瞄准好扣动扳机,“砰”一声响,那只红狐应声倒地。他上前将红狐捡起来,好家伙,足足有十多斤重,还是只公狐狸。

  陈七媳妇见丈夫不到半晌就回来了,手里还提着一只狐狸:“你怎么把红狐给打了?”山里人都说红狐是有灵性的,一般不敢去招惹它,不然会招报应的。

  当天半夜里,陈七两口只听见外面一阵悲凄的呜咽声,到天亮方才消失。清晨起来一看,鸡舍里的鸡竟然少了几只。

  这天陈七正在屋里忙活,只听见媳妇在院里一声尖叫,忙跑了出去。只见一只母鸡在院内死命地奔跑,背上竟然趴着一只小红狐,两只前爪抓住鸡冠,控制母鸡的鸡头和奔跑的方向,母鸡好似一匹听话的坐骑,驮着狐狸跑出了大门,很快就不见了。

  陈七怒从心起,这该死的狐狸,竟敢大白天欺负到头上了,跑回屋里摘下猎枪,追了出去。他追了几步,抬起手就是一枪,狐狸跳下来,一瘸一拐地往山上逃去。

  陈七循着血迹找到了狐狸的老窝,他在附近转了几圈,又找出另外几处小洞,这是狐狸逃生用的活洞。陈七悄悄地将那几处活洞堵塞上,回到家里取来猎夹子固定在洞口。

  第二天,他来到洞口,可夹子还是老样子,一点皮毛都没夹着。这副铁夹子以前很少失手,陈七想可能红狐还窝在洞里,转身回了家。

  可一连四五天,夹子一点动静都没有,陈七查看了一下四周的痕迹,有几行浅浅的足迹。陈七傻眼了,这说明不但有狐狸安然无恙地从猎夹子上走出来,而且洞里还是好几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陈七决定看个究竟。

  他带了干粮上了山,在洞口的对面用枯枝落叶把自己隐藏好。果然到了翌日清晨,洞里有了细微的响动声,只见一只狐狸的脑袋露在了洞口前,看样子是只母狐狸。可那母狐狸四处张望了几下,并没有出来,而是将头慢慢地凑到了那副猎夹子前。

  那只母狐狸将头伸到能触动机关的那根铁丝前,一动也不动。大概过了半个时辰,它缩头回洞了。又一只小狐狸露出头来,同样很奇怪地将头伸到铁丝前一动不动。紧接着一只又一只的狐狸重复着刚才的动作。

  正在这时,那只母狐狸出来了,大摇大摆地从铁夹子上走了出来,接着五只小狐狸跟在身后,从洞里鱼贯而出,那支猎夹子竟然纹丝不动!

  等陈七回过神来,狐狸们早跑远了。他走到洞口,夹子完好无损,蹲下去仔细一看,在触动机关的地方,竟然结实地凝结了一小块冰疙瘩,机关给冻上了!他顿时明白了:狐狸对着夹子张嘴巴,原来是在哈气,由于天气寒冷,它们用热气硬是把这灵敏的夹子给冻住了。

  陈七一气之下将铁夹子摔了个粉碎,晚上等狐狸们都进了窝,他堆起一堆蒿草堵在洞口点燃了,又掺杂了些干牛粪,黑乎乎的浓烟直窜进洞里。只听洞里一阵哀鸣惨叫,直到一堆蒿草燃尽,里面声音渐渐微弱。陈七挖开了洞,里面直挺挺躺着一只母狐狸和五只小狐狸,全部给烟熏死了。

  他将狐狸带回家,个个开膛破肚,陈七拍拍手对媳妇说:“狐狸窝让我给端了,再没有半夜叫唤偷鸡的了。”

  可没想到,接下来的几天里家里更是不得安宁,先是七八只鸡直挺挺躺在院中,脖子都给咬断了。陈七家灶台上的锅里竟然堆满了粪便、蚯蚓。清晨陈七媳妇推门出来,只见几条半死不活的毒蛇死命往屋里爬,院里也扔满了石头枯枝败叶还有骨头残骸……

  陈七慌了神,没想到杀了几只狐狸竟然遭来这么大事,他一咬牙,去了十里外的村庄请来了一个远近闻名的老猎户。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