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敢”猎狼

  前些年,昆仑山里的狼特别多,多到伤人吃家畜乃至“十五敢”也不敢进山的程度。

  “十五敢”——好多人不知道他的真名实姓,他从小就胆子忒大,颇像闯过关东的爷爷。十岁生日的晚上,他和伙伴们藏猫猫,居然钻进一个老坟洞里睡着了。第二天早上,一手戴着从枯骨上捡来的银手镯,一手提着条手臂粗的活蛇,嘴里啃着从石供桌上拿来的供果,那神气劲儿仿佛天不怕地不怕的孙悟空。长大后,他嗜好狩猎,而且胆随人长。据说十二属相里的动物他都不怕,剩下的“三敢”是:不怕天,不怕地,不怕人。

  “十五敢”胆子虽大,无奈打猎的家什不行。用了多年的土猎枪一搂火只能喷出铁砂,打兔子和鸟还凑合,对付狼差远了。

  不久,当地驻军开展了打狼行动。“十五敢”自告奋勇充当向导,领着其中一个排的战士走遍了大山的沟沟坎坎,搜遍了常人发现不了的石缝山洞,亲眼看见一只只恶狼倒在战士们的半自动步枪下,既兴奋,又羡慕。行动接近尾声,在一个凹进的山崖石缝里,“十五敢”发现一窝小狼崽儿,有三四只。可是,人只能干瞅,却通不过狭窄的大石缝儿。刚离开窝的母狼则趴在不远处一块大石头后面,探出半个脑袋,怒目而视。带队的排长和几名战士正在思考对策,山脚下一个通讯员喊道:“排长——连部命令行动结束,集合回营!”“十五敢”意犹未尽,说了句“看我的”,把土猎枪对准石缝,一搂扳机,“轰”的一声,小狼崽被近距离的火药和铁砂喷得血肉横飞。母狼知道自己的孩子遭到不测,狠狠瞪了“十五敢”一眼,然后悲愤得“嗷——呜——”一声哀叫,跳下石崖,转眼消失得无影无踪。

  打狼行动以消灭了近百只狼的战果而提前结束,原因是“十五敢”的二叔——退休的老生物教师向驻军首长建议:狼患既已消除,不可斩尽杀绝。否则,它食物链的下面——野兔、狗、獾,甚至老鼠等会随之泛滥成灾,糟蹋庄稼。

  这天中午,“十五敢”一人扛上土猎枪在山里转了一圈儿,一无所获。正要回家,突然发现前面十来步远的小路上,一前一后蹒跚行走着两只狼,后面的一只把两条前腿搭在前面一只的身上。“十五敢”一阵踌躇。听爷爷说,瘸狼难斗——因为它并不瘸,而是狡猾的老狼故意制造假象引对手上钩。他想放弃,又不甘心,心想:大群狼都被部队消灭了,眼前这么两只再难斗也成不了气候。他按捺不住,瞄准前面的那只,“轰”的一声,铁砂把它喷得翻滚在地,惨叫不已。另一只猛地把嘴往地上一拱,突然发出“嗷——”的一声长啸,霎时间,四周的灌木丛响起刷刷的奔跑声。“十五敢”心里一紧,知道坏了,遇上狼群了。他情急生智,趁被狼群包围之前,急忙爬到一个被称作椅子崮的石崖上。

  狼群不大,只有七八只,却一个个杀气十足,眼红得吓人,仿佛把近来大批同伙的死全算在了眼前的对手身上。

  狼群在头狼的指挥下准备向椅子崮上的“十五敢”进攻。好在地形对他十分有利,身后和左右三面是几人高的绝壁,狼绝对爬不上去,只有正面的石壁虽然比其他三面稍矮而且坡缓,但那高度狼爬不上来。“十五敢”刚刚松了口气,想瞅空儿给土猎枪装药和铁砂,可立马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只见群狼在头狼的指挥下,围上那只刚才被土猎枪打得奄奄一息的同伴,张开血口,几下撕扯,转眼间分食殆尽。之后,一只体型最大的母狼两爪搭上石壁,弓腰站在崖下,另一只退后一个助跑,踩着母狼的脊背忽地一个蹿跳,恰好露出一个脑袋和双爪向石崖上的“十五敢”扑来。他顾不上给枪装药,慌忙把枪当棍用,拼命横着向狼脑袋扫去。第一只上来的狠被扫下去,第二只、第三只继续上来,被扫下来的狼翻个跟头,转身毫不迟疑地迅速加入再次进攻的行列。毫无疑问,狼群实行的是轮番进攻的车轮战术,意在拖垮对手。

  几番进攻,狼群没有得手,却依然没有放弃的迹象。“十五敢”累得两臂酸软,筋疲力尽,却硬撑着不敢有丝毫放松。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