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心眼儿鼠国开洞

  这洞里的老鼠们自称死心眼儿国。已经几辈子了,对外只有一条通道,这条通道中间要横穿一条污水沟,水沟上架着两根钢筋。要想通到洞外,必须小心翼翼地从两根钢筋上爬过去,稍不小心,就会掉下水沟,被污水淹死。死心眼儿国的老鼠,祖祖辈辈就是从这根钢筋上爬进爬出的,也不知有多少淹死鬼了。

  刚刚长大的尾巴尖儿,大家都叫他小精豆子。他爬钢筋,就像猴子爬树,十拿十稳。可是,他常常看到伙伴儿掉进沟里,感到十分伤心。于是,他就找到歪歪脖鼠王,向他请求另开辟一条新的通道。歪歪脖鼠王也感到这是个需要解决的问题,就召集众鼠民们商量开辟新的通道问题。死心眼儿国鼠臣民们有个不成文的规定,谁提的建议谁去做,大家推来推去,开辟新通道的工作当然是落到尾巴尖儿的头上。

  尾巴尖儿把鼠国前前后后,上上下下巡察了36遍,才在离洞口3丈3尺8寸的地方发现一个活动的砖缝。他扒扒砖缝,屏住气,努力地感觉着,果然感到有一丝儿风吹进来。于是,他惊呼道:“找到啦,找到啦!”就像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众鼠们立刻围上来,然而却没有一个动手帮帮他。还是歪歪脖鼠王下了命令,让几个身高力大的老鼠帮助他撬动那块砖。老鼠们你撬一会儿,他撬一会儿,撬累了就抱着铲子喘大气。这样轮流着,终于把那块砖撬动了。把那块砖搬出来,从另一面透过一丝亮光儿,尾巴尖儿钻进去,辟里扑噜,一通乱刨,就把那层薄灰墙皮捅开了,露出一个新洞口。哇——一条新的通道打开了,鼠洞里面一片欢呼。

  尾巴尖儿将头钻出洞外观察着。这是一间住家的厨房,洞口正开在一个碗柜的下面。顺着右边碗柜的一条腿望去,地上摆着土豆和各种蔬菜,不远的桌上放着馒头、米饭等食品。更让鼠民们垂涎欲滴的是,桌上竟放着一大块生日蛋糕。这个洞口开得真是再好不过了,尾巴尖儿暗暗高兴,死心眼儿国从此可以不再担惊受怕,去爬那两根容易让鼠辈们掉进污水的钢筋了。正在这时,一个叫小球球的老鼠,把尾巴尖儿拉回鼠洞里,自己急着向外望去,发现不远处正蹲着一只毛色黑白相间的大花猫。那猫的脸正对着洞口,瞪着两只透明的黄眼珠,撅着两撇胡须。小球球吓得腿软了,只喊一声“妈呀!”就昏倒在地上。尾巴尖儿听到喊声,忙把小球球拉进来,又是捶背,又是抚胸,还不住地往他脸上啐唾沫,小球球这才苏醒过来。“小球球,你怎么啦?”尾巴尖儿问。

  小球球睁开眼睛惊慌地向外指指。

  尾巴尖儿探出洞外,向右一看,也发现了那只大花猫,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忙拖着小球球回到洞里。这下死心眼儿国可乱了,上上下下议论纷纷。这个说:“我早就知道不会有新洞口让我们走,瞧瞧,这不,大花猫蹲着等吃咱们呢。”那个说:“哼,放着老辈子留的道儿不走,偏要开什么新道。那条道虽然有危险,总也比让大花猫吃掉强呀。”

  鼠王歪歪脖也探出洞外望了望,回过身来,叹口气说:“这洞口好是好,外面正是一个丰富的食品供给地,只可惜,有那只大花猫……”说完,摇了摇头。

  尾巴尖儿辩解说:“你们说的都没道理,那只大花猫不会总蹲在那里呀,他顶多蹲上一天三个小时零三十八秒就会走的。”

  “不对,他会蹲上一天三个小时零三十九秒。”一个缺半个耳朵的老鼠说。死心眼儿王国最高权威歪歪脖鼠王捻捻胡子说:“吵什么!我们就耐心等他一天三小时零四十秒。那时再出去不就安全了吗?”

  众鼠们都点点头,诺诺称是:“还是鼠王聪明,想问题就是高我们一等。”

  “哼哼,你们好好地学着点儿。”歪歪脖鼠王说完,偏着脑袋,一歪一歪地走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