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云加工厂


  大奇的爸爸是纺织厂的厂长。他这个厂长可不好当:服装都积压在仓库里卖不出去,只有小老鼠娶新娘的时候才肯穿一穿。
  大奇爸非常痛苦,他每天的重要工作,就是拿脑袋撞墙——咚!咚!咚!
  于是播送新闻时,播音员总是说:“最新消息:今天上午八点,童话镇又发生了里氏七点九级地震!奇怪的是,地震只出现在幻想路88号。据查,这里是李大奇家。”
  “地震”的最大受害者是李大奇。房子隆隆响,不仅不能学习,连最宝贵的动画片都看不成了。
  “爸爸,你在干什么?”大奇生气地问,“中国足球队输了,你也不用难过成这样呀!”
  “我是为服装厂难过,”大奇爸摸摸头上的大红包,“我撞墙,是为了表示:我已经焦头烂额了!”
  “着急有什么用,关键要改进产品,”大奇启发爸爸,“你们为什么不创新,往衣服里掺点别的东西呢?”
  “别的东西?”大奇爸不解。
  大奇随意地望望窗外的蓝天,“比如说,掺一朵云?”
  大奇爸眼前一亮。往衣服里掺入白云,多棒的构想呀!
  “这样的衣服,会有什么的效果呢?”他问。
  “试试就知道了,”大奇说,“得了,我就免费给你当实验品吧!”
  为了服装厂,大奇爸说干就干。捕捉白云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大奇爸号召全体职工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步行五十里,爬上两千米的“不高山”。他们在山顶好不容易捕捉到一朵白云,宝贝似的藏进口袋,再步行五十公里回童话镇。职工们的干劲真高,他们不顾长途跋涉的疲劳,坚决要求马上工作。
  “每天呆在家里,闲得手上都长蘑菇了!”他们说。
  职工们热火朝天地工作着,他们把白云象棉花一样处理成一条条丝线,织成一块块布料。为了抵抗不断袭来的困意,有人用缝衣针扎自己的大腿。由于太困了准头不够,有时一针扎下去,旁边的人捂着大腿“嗷”地蹦了起来……
  “一定要成功,”大奇爸默默祈祷,“不然真对不起工人的辛苦啊!”

  大奇穿着“白云服装”上学去。他感到心情舒畅,身轻如燕。
  大奇家离学校只有五分钟路,经过十字路口时,大奇停下来,等红灯亮。这时,一个小娃娃手中的气球突然飞起,挂在高高的树枝上。
  “哇哇,我要气球球!”小娃娃大哭。
  “不闹,”孩子的爸爸弯下腰说,“气球球跑了,我们就不要了。”
  “不嘛,我要我要!”小娃娃甩爸爸的手。
  “给孩子再买一个嘛,”旁边的人说。
  “我不要买,我就要这个气球球!”小娃娃不干。
  爸爸朝众人苦笑,“没办法,气球上有他的签名。”
  这么小的孩子会签名?大家抬头一看:气球上没有字,只用水彩笔画着两个歪歪扭扭的圆圈。
  “那就是他的签名,”爸爸解释,“我儿子叫‘蛋蛋’,签起名来就是:ОО。”
  大奇真想帮他的忙,他看见了指挥交通的警察。“警察叔叔,警察叔叔!”他大声喊,“您能不能过来帮个忙?”
  警察叔叔拎着指挥棒过来了,“什么事?”
  “您能不能把那个气球取下来?”大奇指着树梢问。
  警察叔叔礼貌地敬一个礼,“对不起,我的指挥棒不是伸缩晾衣叉,不能帮你取下气球。”
  警察叔叔转身一走,蛋蛋闹得更厉害了。大奇望着树梢飘摇的气球想:“唉,如果我是超人就好了。我只要这么轻轻一跳……”
  他下意识地双脚一踮——呼!他居然蹦了起来,高高地超过人头!
  旁边的人都吃惊了一惊。“好嘛,”有人说,“我总算明白什么叫‘旱地拔葱’了!”
  “救命哪!”大奇抱着树枝尖叫,气球就在他头顶。
  “孩子,坚持住!”大妈们说。
  “顺着树爬下来!”小伙子们说。
  “别忘了气球!”蛋蛋说。
  可惜树枝太细了,只听咔吧一声,大奇一头栽下来!不过说“栽”可不怎么准确,实际上他是一摇一晃飘下来的,就和一朵云一样!
  大奇落地,安然无恙。他手里攥着断树枝,树枝上缠着逃跑的气球。
  “谢谢你,大哥哥!”蛋蛋接过气球说。
  “不用谢,”大奇抹一把冷汗,“这是我应该做的。”
  “小同学,你叫什么名字呀?”蛋蛋的爸爸问。
  啊,做了好事果然有人问名字!大奇早就准备好了,他说:“我姓雷,叫雷锋。我的班主任是王老师。再见!”
  红灯已经亮了,大奇往对街跑。他使的劲太大了,看起来不象跑,倒象袋鼠在跳跃。
  噌噌噌,大奇高高地跃过汽车,消失在街道拐角。

  转过街角,大奇马上落下来大喘气。他从来没有这样奔跑过,吓得够呛。
  正喘得过瘾,一个戴墨镜的人走到他面前。
  “嗨,小同学你好!”墨镜打招呼,“我是《童话镇日报》的记者,你刚才的表演真精彩呀!”
  “谢谢,”大奇谦虚地说,“主要是衣服的功劳,我的衣服里掺了白云的成分。”
  “啊,怪不得!”墨镜神往地说,“如果我穿上这件衣服,岂不是能够轻松地逃脱警察的追捕?”
  “什么?”大奇听出问题了,“你不是记者吗?警察干嘛要追你?”
  墨镜四下望望,没有别人。他突然歪着嘴笑了,“你可真容易上当,我才不是什么狗屁记者呢!”他说,“告诉你,我是大盗小老黑!”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