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贴心女友学校当女性奴sm训练调教

孙红当时就被我撩到娇声旖旎,性感的胴体如同扒了皮的长蛇,在床上凌乱扭动,随即更是对我发出央求声声,“超子,不可以再吃了,不可以的,表婶受不了,表婶那儿受不了啦!”

“表婶,再让我吃会儿,你这真性感,我好喜欢,我吃一辈子都不腻!”

在兴冲冲的说完后,我就再度趴低了脑袋,给予孙红新的刺激与撩弄。

只不多会儿的工夫,就把孙红吻弄的香汗淋漓,我的下巴都水吟吟的。

当然,我下巴上的可不是汗水,而是孙红那娇媚地方不受控制而溢出来的……

在又撩了三分钟后,孙红彻底忍不住了。

我正在亲吻着她身下的时候,就突然感觉到自己身下被咬住了。

不过用来咬的东西不吃牙齿,而是双唇,随即更是有滑腻的小舌头不停的拨弄着、感受着。

很明显,孙红已经受不了我的诱惑了,开始主动用嘴巴品鉴起我这能让她感觉到快乐的存在。

而且在给我吻弄的时候,她的性感小嘴儿中还不停爆出嘤咛声,听起来像是充盈着满足。

这种嘤咛让我兴奋,香舌的拨弄更是让我感觉到刺激。

于是我更加渴望了,我想要的也更多了。

在趁着孙红不注意的时候,我就偷偷抬起手来到了她的身下。

随后在嘴巴的配合,偷偷的将右手中指,往她那娇媚的地方给送了进去……

“啊!!!”

孙红一声歇斯底里的媚魂娇吟过后,两条玉腿瞬间紧紧并合。

紧接着她的羞嗔声更是传来,“超子你混蛋,你干嘛把手指放在我那里面去!”

“表婶,你那太美了,我实在忍不住。你不让我放下面进去,我就用手指感受下吧!”

当我作出这种解释后,孙红却表示这样也不行,不管什么东西,都不能进去。

我想了想,随即问道:“那为什么刚才我舌头能钻进去呢?”

孙红大羞,作为回答,她样起白皙小手就要捶我,但终究没有捶下来。

不是她改变了主意,而是我的右手活动的提快了,直带给了孙红前所未有的刺激感。

只几下子,孙红就暴躁了,娇声急喊,“超子,超子,超子……”

孙红一遍又一遍喊着我的名字,但却没有后续的内容,也不知道到底想表达什么。

但很快我就知道了,因为孙红那儿发出了‘噗噗’的声音,就跟有喷泉似的。

而伴随着这种喷泉,更是有娇媚且满足的欢吟声响起……

当那种长达近十秒钟的亢奋结束后,床下已经湿漉漉的,连我手掌也是。

看过曰本小片儿的我当然这是吹了,但这并不妨碍我故意撩弄孙红。

“表婶,你怎么了啊,怎么还尿床了呢?”

孙红大羞,她红润的脸蛋儿对我嗔道:“别瞎说,这不是尿床,这是、这是……”

“哎呀,反正你知道这不是尿床就行了!”

她不好意思跟我解释这种事情,只管在说完后羞羞的将脑袋扭向旁侧。

见孙红这副表情,我越发的亢奋了,手指玩的更起劲。

只不过这会儿我有经验了,也有目的性了,我不能让她爽。

我得让她悬在爽的边缘,上也上不去,下还下不来。

只有这样,我今晚才有机会正儿八经的攮进去,用那里真切感受属于孙红的娇媚。

于是在随后,我就开启了这种行为,虽然孙红也有拒绝,不让我再弄,可我偏不。

我就要弄,我不光要弄,还要弄的她欲仙欲死的,让她主动求我进去。

事实上我不光是这么想的,也是这样做的,只不多会儿孙红就抗不住了。

“超子,你混蛋你,你干嘛故意停下,等一会儿又弄。”

“你要么别停,要么干脆就彻底停下,你把我悬在这半天空里,我上不去下不来的,你要难受死我啊!”

孙红是真急了,对我抱怨的时候,还扭动着娇媚的身子,俏然脸蛋儿上写满了怨念。

不过她越是这样,我就越是过瘾,我玩的就越是带劲。

“表婶,我喜欢你的大X子,我也喜欢你的小XX,我就是要X你,我今晚就是要X你……”

我用最粗鄙的话语,说出了我对孙红的真实目的。

我不隐藏,在一个已经结婚的女人面前,隐藏这种小心思也没用。

所以我特别的亢奋,我就是想弄她,我也直接粗暴的告诉她。

而听到我的这番话,孙红脸蛋儿更红了,挥动着挥拳就捶打我的后背,更骂我是混蛋。

不过骂归骂,她并没有拒绝我对她那里的亲吻,更没有拒绝我手指对她的再度撩弄。

于是我就知道了,孙红……今晚跑不了了,她必须让我弄弄,神仙来了都无法阻挡!

事实上,接下来的过程也的确是这样发展的。

因为不多会儿后我就抗起了她那双修长白皙的玉腿,更是挺腰瞄向了她的身下。

今晚,我非得攮进去不可,我得让孙红知道知道,我到底是有多么的能干,多么的喜欢她!

孙红也是情到深处不能自持了,在我强行搬起她修长玉腿时,她红润着脸蛋儿闭上了美眸。

她没有说话,有的只是急促的娇息,以及胸前那对傲人的大宝贝儿随之颤动起伏。

但是呼吸都能起伏的这么严重,这要是稍后被我给攮进去冲撞,一定会欺负的更厉害吧?

想到这点,我就忍不住的暴躁了,我要用力攮进去,狠狠的弄她!

可就在我准备挺动腰身干活的时候,却突然有急促的拍打房门声响起。

紧随其后的,郑芹那着急忙慌的声音更是响起,“表婶表婶快开门,不好了,出事了!!!”

很急切,很慌乱,拍打房门的声音也特别用力,显然是有大急事。

在郑芹拍门的时候我吓一跳,一时愣神,而孙红却第一时间撤回玉腿,赶紧将小裤提好,更是慌乱的穿着上身衣服,甚至还嗔瞪了我一眼,“快穿衣服,别郑芹看到像什么!”

郑芹都着急忙慌的过来了,我跟孙红当然没法再继续做什么了。

于是我只好提上裤子,继续恢复起了傻柱的姿态,面得稍后被郑芹给识破。

但是我想多了,孙红出去开门后,郑芹根本没有进来,直接就在门口对孙红急切喊道:“我表叔儿回来了,但是我刚才走到村头公路上的时候,发现出了车祸。我表叔他、他……”

越紧张,郑芹越说不出话来,孙红则是吓坏了,原本还通红的俏脸顿时煞白。

“你表叔他、他怎么了?你倒是说话呀!!!”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