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篇短篇合 乡村小说

他抱着她苦涩地笑笑,边摇头:“由不得你…”犹如小羊羔般温顺的女孩,确乎由不得她的抗争,只好任凭他的行径。而此时此刻的倪妮,身体的虚弱,也导致她没有抗挣的力气。原先对他抱以好奇心理的常人一般的对他心存着的那份柔情,竟被他这野蛮的一抱,在她的心灵深处全抛弃。而残留在心底的全是恨与恶心。他的肮脏心灵似乎才真正呈现出来。

只懊悔是否那刚不久投之以友善而求得帮助的微笑,倒提醒他,触发他原本肮脏透底的心灵,突恢复野性的强暴欲望。

只悔恨自己那友善的善意求助笑容,竟然是自己那片纯洁的处女地遭到玷污的祸首。早知如此,何必异想天开去求得生存!明明白白、纯纯洁洁一身死去还舒适,且洁然一身。想到如今的处境,像只身落入虎穴,伤心的泪愤然而下,紧闭双眼任凭他将自己抱向深渊。

好大一会儿,唯能听见他那不很频率的心跳,以及无节奏的步履震动耳鼓,直振得她身心碎裂。

冥冥之中他的步履停了,然后松手放下她,她知道噩梦般的时刻到了,无法抗争,也无力抗争。怎么?恐惧之余惟有一种软绵绵的感觉,好大一会儿,却不见他的强暴的开始,更不见他的动静。胆怯地微微睁眼,而见他焦虑地站立着。看到倪妮一脸的恐惧,忙出乎意料地苦丧着脸,陪笑道:“我嘴笨,无法表达我的内心的歉意,我知道我的鲁莽,使你产生了对我的行径的可恶和憎恨。”他停顿后强调:“你彻底误解我了!”

倪妮在惶惶之中看清了他整个脸上所流露出的真情,心里一阵酸楚楚的。泪水,不知是委屈的泪,还是受惊吓后流淌出的伤心泪,顺着她那美丽中而显恐慌的脸颊淌下。

“因为你的身子虚弱,需要休息。”她抱之以笑,“刚才你昏迷不醒,已经把我吓坏了。”

倪妮因刚才的心怕,手脚已感觉太酸,很想挣扎一下,松弛一下全身上下紧张的细胞,只做了一个欲动的姿势。

“别动,哪里不舒服,让我帮你。”

看到她想动一下的心态,便知道她全身的疲倦。他弯腰帮她挪动一下身子,然后直身说:“你现在最需要的是休息和身体的调养”他顿了一下,“你刚才正发高烧,不过,”见他很自信的样子,“经过我的一阵处理,你的高烧已退。同时,你的体内积压了许多疹,已经被我将它排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