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朋友水多很紧又会叫 不要摸水真多

这样的话,他说过很多。但太多,就会让人厌倦。

直到有一天,失去原有的效用。

凡生的眼神也一转,支手在后面,红伞依旧漂浮在半空。

他目光深邃,却又笑谈道,“雨笙呀~作为一只猫—你的动作,已经很诡异喽~”

是的,作为一只猫。

动作却依旧没有停下来,直到前脚不再接触到柔软的枯草。

咦!雨笙心里一惊,正想停下步子,前脚却因雨水的湿滑而堪堪滑倒,身子重重的倒在地上。

这是什么?雨笙好奇的用爪子触碰着那块触感有些粗糙的地方。

而另一只手却比她行动更快的抱起了她的身子。

抬头,看到了一双微笑的眸子。“雨笙啊~真是不听话呢~看你—”

抱着她的“人”眸子却一沉。

不对,她心里直觉这件事并没有看起来那么简单。

被制住的头无法移动,她却能看到他身后,这片高高的枯草与旁边的矮草丛显得那么格格不入···更显得像是···像是有人故意让它长成如此。

目光一掠,却惊看到腿上有斑斑的血迹,凡生的眸子正紧紧的盯在那里。

普通的土地会有让妖类的皮毛受损到流血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凡生,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她静静的开口,眼神紧紧盯着他的。“那究竟是什么。”

一直以来凡生不允许她乱跑,就算出洞也会跟着她,配合今天他的行为,雨笙直觉今天这些行为都将有很好的解释。

凡生静静的看着她,嘴巴紧抿着,双眉皱起。

看着那双一直没有移开他的视线。他知道,她从来不是那么轻言放弃的人。他一直都知道···

他转过身,让怀里的雨笙能够更好的看到前面的东西。

那是一个发锈了的,古老而沧桑的轮盘,不是很大上面镌刻着许多她看不懂的字符。旁边就是崖壁,高灌木丛能很好地掩盖它。


猜你喜欢